2019年12月30日星期一

我想不通....黃金、白銀的價值

投資黃金及白銀,既無息收,亦無現金流,還要付貯存費用、保險等各種成本,又何來說成投資?

眾所周知,法幣只不過是一個「債務」的化身,是無中生有的一張紙條。長久以來,人們習慣了使用法幣作為交易媒介,卻忘卻了法幣背後其實一無所有(極其量,只可以是當為預支了未來因GDP增加而帶來的稅收)。強如美國,亦只不過透過各種政治、經濟手段及軍事力量來維持美元作為世界結算貨幣的強勢。可是,此情況還可維持多久?美國會否像津巴布韋一樣下場?我沒有水晶球,不過無人能抹殺此可能性。

當人與人、國與國再互不信任時,他們會以甚麼作為交易媒介?黃金?白銀?我看,機會不大。因為當全球人口已達七十億時,以現時的黃金及白銀存量,又怎會足以作為交易媒介呢?會像從前一樣,用黃金及白銀存量作為擔保貨幣發行的保證嗎?看來最公平,亦最好發生。可是,軍事強國喜歡直接用鎗及炮來指著您說「No Way ! Let me fix the price」。

現時各國的國債(貨幣發行量)已達天文數字。隨著時間過去,只會更高,並無逆轉空間。所有法幣系統(包括美元、日元、英鎊、歐羅、人民幣),最終亦難逃崩潰一途。到時,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?即使貨幣不崩潰,不會像津巴布韋一樣,亦難逃超級通脹一途。怪不得,無盡的貨幣會追逐有限的資產。過去數年,物業價格、古董、名畫,差不多所有稀少的東西都被炒高了價格。 唯獨黃金和白銀隨著量化寬鬆宣佈即將結束,價格已將近回到未紅時,我真的看不透。

如果現時發生戰禍,我又可以憑藉存有大量黃金及白銀逃出險境嗎?我認為「不可以!」。屆時政府的一個行政指令,足以充公人民所有財產,包括黃金及白銀。歷史上曾經發生,亦會再發生。即使政府不充公,屆時盜賊滿街,拿著大量金銀,不被謀財害命才怪。

既然在太平盛世,黃金白銀價格無法大升。而於戰禍連年時,藏有黃金白銀,亦性命不保,那麼黃金白銀於何時才能發揮保險作用?

我想,沒有一個國家會容許該國的貨幣崩潰,他們會用盡辦法將通脹、濫發的貨幣輸出到其他國家。到時,在大家齊齊貶值之下,貨幣之間的相對購買力又回歸到起點。只不過大家的貨幣均多了幾個數位而已。當一樽茅苔或鄧麗君的舊CD也被炒上數倍的價格,作為自有人類歷史以來便作為交易媒介的黃金及白銀,是否應被賦予更高的價格呢?

以我有限的數十載壽命,我相信無法,亦不希望看到拿著黃金白銀逃命的日子,我只希望在現時黃金及白銀價格低迷之時,買入多一點被人們遺忘了的物質。可望在有生之年,當人們再一次認為黃金、白銀重要之時,我能以超高的價格把它們放售,然後再買入........到時兵荒馬亂,又可以再買入甚麼呢?我實在想不通。

既然黃金、白銀升了又不應該放,而跌了又不應該放。那麼,何時才放呢?我實在想不通。

理性上,我無法解釋投資實黃金及實白銀的超長遠價值。無論如何,不知何故,我現時就是擁有很重的死磅。

我買實黃金及實白銀並非作為投資,而是「買保險」!為法幣系統的潛在崩潰風險買一個保險。買保險,就當然要付保險費啦!

30-12-2019 (Sell Gold)

Sold 10 taels of gold to reduce debt level

2019年12月29日星期日

31-12-2019(年結)

全年總結:
1. 存款利息收入(包括轉按回贈攤分兩年入帳):+163,620.35
2. 期權淨收入:-5,415.30(期權收入+139,171.0;樓按利息支出 -144,586.3。當日把已供滿的自住物業再按揭後所得的現金,用作支持期權短倉,因此按揭利息支出全當作期權倉虧損計算)
3. 股息收入:+802,855.35
4. 短炒股票盈利:0.00
5. 賣黃金:+2,225.00
合共:+963,285.40

今年賣出的股票:沒有

今年賣出的黃金:29

今年買入的股票:
電能實業:6,500股
偉易達:1,500股
匯豐控股:7,317股(自行買入及以股代息)
中國農業銀行:500,000股(接貨)
中信銀行:272,000股(接貨)
共銀:3,717,842.15

全年淨投入新資金:2,754,556.75(資金來自樓宇加按)

2019年12月13日星期五

2019年10月22日星期二

22-10-2019 (Option Trading) (Last Update)

#1288, #998 Short Call, Full Covered, December 2019, Floating Premium 50,934


04/12/2019 all position closed, profit realised 38,008